DSC00022  

 

此篇要講的應該是比較嚴肅的話題,

雖然內容本身可能並不嚴肅甚至有些胡鬧,

所以不建議看,除非你能接受以南西式的描述講「死亡」,

不然可以離開了。

 

這是最近遇到一些事情的感觸,

應該值得寫篇文章紀念(?)一下,雖然已經過了12點了。

 

今天是國曆5/2,農曆是4/4是個對一般人沒什麼的平常日子,

其實今天是我阿嬤的祭日,時間過的很快的已經兩年了.......

阿嬤的祭日要來緬懷想念一下她嗎?

說真的除了大家都有想到各自去買自己覺得阿嬤愛吃的東西以外

(我妹也打回家說要記得買麻糬)也沒特別做啥,

我還甚至在拜拜完以後就出門大肆採購@@

好像也沒啥感覺到難過或是懷念的情緒。

(穿短褲、短袖、頭髮像蕭雜某、沒戴眼鏡的一邊打瞌睡一邊拿香

跟說阿嬤我有買巧克力蛋糕給妳!吃不完看要不要帶回去分阿公吃。)

我想是因為....我沒有覺得阿嬤其實不在了,好像一直都在我身邊。

這可能跟我爸把阿公阿嬤的相片放在客廳的架子上有關,

但其實他們已經被我用墨水、紙膠帶遮了不少了@@

因為已經找不到地方放墨水了@@如果我爸再沒發現,

而我的墨水繼續增加的話....他們被墨水給完全遮住是早晚的事...^^""

 

不過想寫這一篇其實我阿嬤也沒啥關係啦,只是剛好想到(???)

所以順便寫一下(????)

最近,大約上個星期,我爸接到電話說二伯家的堂哥

已經住在加護病房昏迷二十多天了,一開始不過是因為要做心臟的支架,

回到家隔天立刻塞了兩條,然後送到醫院就昏迷了,

聽到這消息是有點難過,因為那個堂哥是我阿爸眾多親戚裡面我難得認識的,

因為還蠻常來我家,只小我爸一歲但是我要叫他哥哥,

然後他生的一對雙胞胎剛好又跟我同年但是要叫我姑姑@@

所以堂哥也還未滿60就情況不太樂觀,嫂嫂跟他的孩子們能想的辦法都想了,

去拜託醫師啦,去廟裡拜拜啦,又去廟裡拜拜啦,在去廟裡拜拜啦.....

祈求神明可以讓他醒過來,至少交代些什麼或是說些什麼。

 

還在昏迷中時爸爸有去看過,說已經是敗血性休克,已靠著呼吸器維持生命跡象。

感覺情況不太樂觀,回到家後說了以上那些後講了以下的話,

你嫂嫂說希望至少可以讓你哥哥醒過來一下起來交待一些事情。

老北:你阿公阿嬤臨走前有說什麼嗎?

N:阿公車禍去世的根本連最後一面都沒看到,誰知道他有沒有說什麼,

阿嬤第二次中風昏迷前是有說空六-哩三XX-XXX(我家電話)

空九六空-XXX-XXX(我妹手機),空器器九XX-XXX(姑姑家電話)

因為她從加護病房剛出來太久沒動腦,我隨便問她一下,

她還說,不用問啦!我什麼都記得,然後...........就睡著了

(現在想到早知道那時候我就問有沒有私房錢藏在哪。)

所以嚴格說起來,他們應該什麼都沒有說就掰掰了。

老北:對阿,所以說看可不可以讓你哥哥起來,在說些什麼,

都說一輩子了,還有什麼好說的?

 

恩....就是那句「都說一輩子了,還有什麼好說的?」讓人覺得有點難過,

人活著不知道在那個時候會突然遭受到什麼打擊或是意外,

是否在離開時可以了無牽掛的離開,或是親人離開時不會感到遺憾?

這兒沒有特別想說人生要立身行道,揚名於後世,以顯父母,這麼偉大的志向,

但就單單想著是否有做到和身邊的人好好相處,

維持一段得來不易長達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甚至再長一點有一百年的緣分呢?

(兩個人都要活到一百歲以上感覺也很恐怖)

又或者是相處了大半輩子卻也不知道對方在想啥,

也沒有表露出自己的情感,而在突然失去的那時候感到惋惜不已?

 

最終這星期三哥哥還是離開了,沒有清醒起來對他的家人們再多說些什麼......

星期四的晚上電話響了,是嫂嫂打來問家裡住址要寄訃文來,

除了「請節哀」以外,想不出什麼安慰的話。

 

文章到這兒應該就可以結束了,但是有了以下其實話題很嚴肅,

但是對話很白癡的內容,為了讓文章生動一點(???)以對話方式描述:

爸:依你看像你哥哥去世後事要怎麼處理最省?

我:哥哥他們喔...應該不可能太省,

不然燒一燒骨頭放在甕子裡選個塔位應該就可以了。

爸:我跟你說怎樣最省!

我:你喔?你的話就把你捐給成大醫院阿?你跟老母不是都要捐出去?

爸:我死掉的話,你就把我送去成大醫院,然後身體捐給醫學院學生解剖,

然後解剖完剩下的肉就刮一刮,然後把骨頭拿去煮一煮消毒一下,

骨頭做成標本,這樣連拿去燒一燒都不用。

我:現在已經可以直接煮一煮做標本喔?這麼先進?那清明我要去哪裡拜你?

爸:我哪知道,你不會去問醫院我的標本是放在哪裡喔,你就去那裡拜就好了。

反正如果有人問的話就跟他說我死了,不用告別式,也不用請道士來招魂,

然後就把我的名字寫在祖先牌位就好了!

我:還要把你的名字寫在牌位上喔??我以為可以不用寫,我就不用拜了。

爸:.........==反正我的就這樣處理,然後銀行裡的現金就幫我捐出去。

你們要用的就自己去賺!

我:哼....我要是現在還要等到你死拿你銀行的現金早就餓死了。

爸:阿你媽的要怎麼處理你要自己去問她,還是我現在去問她好了!

-----過一陣子--------

爸:你媽說他也要跟我一樣啦!

我:喔....(繼續躺在地上看電視)可是你只跟我說沒用阿!

好像需要大家都同意,你要不要趁現在還活著去跟花媽還有花舅說一聲阿?

剛好電話響起.........接起來後,

我:衝啥???????

爸:誰打的阿?

我:花媽阿!

爸:那你順便跟她說一說!

我:老北說他死了就直接捐給成大醫院,然後解剖完以後剩下的肉那去煮一煮,

之後要做成標本啦!

花媽:這樣可以喔?不用拿去燒一燒嗎?

我:阿摘~~他就說現在好像可以做成標本阿!

花媽:這麼先進喔......隨便啦....他高興就好啦!

我:對了,老母說他也一樣比照辦理啦,那再見(掛電話)

電話又響了.......

我:又要幹嘛啦?????

花媽:我又還沒跟你講說我要講的事情.......==

我:.........

過一陣子

我:你也要跟老北一樣拿去煮一煮作標本呴?還是要燒一燒?

母:對阿,煮一煮就好了啦!這樣也不用拜了比較方便!

我:可是老北說他的名字要寫在牌位後面耶!你的不要寫喔?

母:還要寫喔?不然順便寫一下好了?

我:那你銀行的現金要幫你捐出去嗎?

母:也捐一捐好了啦.....

 

我看..........我也比照辦理好了,那我要去跟花媽還有花舅交代一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聖多里尼天空下

南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nico
  • 我喜歡你們家談論身後事的方式~~
    我外婆過世前因為氣切,也沒辦法說話,人也都昏昏沈沈的。
    那時希望她能表達意見,是想知道我們到底要繼續用醫學的方式強留住她,
    繼續期待奇蹟,還是她其實已經想去跟佛祖作伴了。
    畢竟看著她受著病痛的折磨大家都很不捨,但要放手,更是艱難的決定。

    所以那陣子,我們家人也都講好了進醫院要怎麼處理,
    要不要插管,要不要氣切,要不要急救,都問清楚了,
    起碼到時候人倒下來,家人不會無所適從。

    (為什麼我把話題弄得這麼嚴肅,明明你結束的蠻歡樂的XDD)
  • 那我幫你把話題轉回歡樂的氣氛好了~~~

    前天收到哥哥的訃文....
    我剛剛躺在地上跟我爸說:哥哥的訃文設計的很漂亮!
    我爸:對啊!!
    我:你的我本來想說自己用A4的印一印就好,不過這樣太麻煩了
    直接用你的LINE跟大家說你死了這樣比較快~~
    然後大家回R.I.P.
    這樣就可以了!!
    爸:恩~~~不過我兄弟姊妹的你要打電話跟他們說啦....
    我:不用啦~~~用LINE就可以了!

    南西 於 2014/05/08 22:1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